• <menu id="k6kq6"><tt id="k6kq6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k6kq6"></menu>

    寧陜文化

    那場春雪

    作者:程志林 來源:微寧陜 發布時間:2022-03-21 08:50 【打印本頁】

    正月里連續響晴,天空好似一塊藍水晶,像是被料峭的春寒凍住了,好幾天一點兒顏色也不變。明媚的陽光像是緋紅的桃花,嫵媚中還夾雜著一絲濃烈,似乎昭示著春天已經來臨,可以憧憬春光的曼妙了。人們徜徉在節日的喜慶里,爬山、賞花、踏青,對疫情的恐懼如同立春后殘存的冰塊,隨著春光浸潤慢慢消解。

    乍暖還寒,一場蓄謀已久的雨水,趁著夜色悄然登場。春雨淅淅瀝瀝,最平常不過。不想到了午后,密集的雨點搖身一變,天空突然間紛紛揚揚的飄起了鵝毛大雪,讓人對窗外的情景愕然,駐足窗外,凝視遠方,碩大的雪塊直砸下來,劃出千百條銀白的線,空中密布數不清的小白點,活像一個個小精靈,裝點扮靚了那原本空洞的世界,終于體會到“燕山雪花大如席”美妙的神韻。它們下降、落地、消融,生命顯得那么纖柔,那么脆弱,那么短暫,沒有絲毫依戀,沒有哀怨,在地上留下一個小小的印跡,轉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。不一會兒,近處房頂和草坪,已經覆上了一層白皚皚的積雪,像是薄薄的毯子;遠方的山川,籠罩在密集的煙云中,慢慢的變得臃腫起來,像是裹上潔白貂絨大衣,透出雍容華貴的富態美。

    有人說雨是上帝垂下的悲傷的眼淚,我想雪花應是蒼天灑向人間的歡樂。你看它們飄飄欲仙,洋洋灑灑,像蘆花、像羽毛,雨點穿上白色的外衣變成小雪花,雪花擁抱在一起變成雪片,雪片糾纏在一起變成了雪塊。靜心傾聽,簌簌的落著,似微波粼粼,又像銀鈴輕搖,雪塊一層層飄落疊加,裝點出一個童話的世界。

    去年冬天也下了一場雪,下得快,融得也快,留下的印象太過模糊。但是天氣的寒冷,但是讓人記憶猶新,河灘里結了厚厚的冰,滾水壩凍成了碩大的冰溜兒,連上了年紀的老人都喃喃的說,太冷了,太冷了,好多年沒見到河里結冰了。

    大雪還在飄落,從黃昏一直延續到傍晚。老街華燈初上,雪花在昏黃的燈光里,開始溫情的打轉兒,看來雪要停了。遠處白皚皚的山頭,猶如銀制的頭盔,圓潤柔和,像是沉睡的眼眸做著千年的長夢。人們裹緊了衣服,縮短脖子,步伐的速度明顯加快。幾個孩子把車頂上還未融化的雪,收集起來,在桂樹下堆起一個白白胖胖的雪人,歡快的叫著跳著,展現出難得童年的歡樂。這樣的景象一下子把人拉入記憶的長河。

    關于雪的記憶不約而同的涌上心頭。在村小學讀書的第一年深冬,兩個老師帶著大家掃雪,我們滾起了一個車輪般的大雪球,一直把它推到干涸的梯田里,看著雪球撞擊、破碎、飛濺的情景,比煙花綻放更加過癮,高興地忘乎所以。童年的歡樂像是晨光中的露珠晶瑩璀璨而又短暫,多年以后,滾不起來的除了雪球,還有成年的羈絆。少年時候,我依稀記得奶奶出殯的那天,隱晦的天空飄零著小雪花,比世界上所有的凄涼更加慘白。那些歡樂和傷悲早已隨時光悄然淡去,只是觸景生情,徒生傷感罷了。

    回到家里,天色尚有一絲微明,兩個孩子呆呆地望著窗外的雪花出奇,妻子開始給他們講起白雪公主的故事。黑夜毫不含糊的將白日里我所見到的景致都抹殺掉了,一切變得無邊無際的沉寂。第二天清晨,山坡上大大小小的溝壑,蒙著一層柔情的雪,山腳下破地里積雪已融化出殘破的景象,最是人間留不住,除了朱顏,還有柔情的白雪。

    小路旁被雪水滋潤的春草正掙脫泥土的束縛散發出令人心顫的嫩綠,盡管寒風依舊刺臉,我猜人們的心里已經洋溢著春天的氣息了……


    精品无码AⅤ人妻受辱
  • <menu id="k6kq6"><tt id="k6kq6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k6kq6"></menu>